2010年1月16日 星期六

惡女花魁電影分析

  • 惡女花魁電影分析惡女花魁的背景雖然是江戶時代,但人物的個性十分有現代感,飾演清葉的土屋安娜是美日混血,生得一張西洋人輪廓的臉,最擅長演女流氓。椎名林檎的配樂曲風前衛又復古,夾雜大量英文歌詞,主題曲〈短暫少女(カリソメ乙女)〉為華麗的探戈曲風,片尾曲〈世界的盡頭(この世の限り)〉則帶著爵士調調,很有百老匯風格,是由林檎與同是歌手的哥哥椎名純平合唱(皆收錄於林檎與小提琴演奏家也是編曲及指揮的斎藤ネコ合作的專輯《平成風俗》)。有關於煙花女子的題材,常常都會落入悲慘哀傷的窠臼,但是要真實地敘述妓女生活,不能離開命運的無情、現實的殘酷,《惡女花魁》要呈現的就是即使生活的框架不能改,求生存的方法也不能改,但人是有獨特性的,《惡女花魁》就是企圖創造讓人感覺獨一無二的女性。而這個獨特性就是女人的魅力。妓院裡什麼都是假的,只有姿色是真的(這也是原著和電影都有的台詞),《惡女花魁》要給你看的是一個有魅力的女人的生活方式,一個女人的魅力來自於她的美態、她的天真又世故,她的心軟和心硬,她的生命力和執著於相信自己所相信的事的死性子,而她以自己這樣的魅力自豪。  
  • 不過惡女花魁的藝術性在於美這個字,蜷川實花卯盡全力打造了這一美輪美奐的花花世界;玉菊屋的屋頂透明的屏風式金魚缸襯著寶石藍色的天空,彷彿是悠遊在空中的金魚,睥睨人世這條墮落花街;遊女身上絢麗絕倫的衣裳,華彩耀目彷彿足以刺瞎人的眼睛;強烈裝飾風格的座敷,如繁花盛開的妖冶叢林;實花傾力示人以狂亂之美,而這部故事要敘述的正是女人之美,愛與癲狂之美,鋒利與沉著之美,女人無可限量的力量,強大與智慧,男人與女人或許都可以抵抗痛苦和生存的考驗,但男人會無法抵擋虛無而死去,女人卻能在虛無中求生,這是女人的不可思議,女人能凝聚出自己生命的實體,女人能創造新生,自己的和他人的新生。女人往往比男人懂得地獄是什麼,卻可以在地獄中活下來。
  • 串場而點題的悠遊金魚,終年在吉原中尋花安然睡死花魁腿上的老恩客,是清葉花魁的開始也是結束,以純白花瓣作為希望、開花隱喻女子的櫻樹,澡堂裡畫面聲線錯亂破碎的乳房象徵,導演蜷川在有限的電影開演時間裡,儘可能的堆疊出一套漫畫含有的意象與層次,也是除了原封不動搬出漫畫台詞之外展現,另一個盡量飽合深度的方向。有人說這部片多多少少,有女權對抗男權的意味存在,她不愛財富帶來的幸福,即使曾因為愛情而受傷,她還是毅然決然拋下浮華一切,與真心和自由遠走高飛。在妓院裡的女子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脫離這個所在而努力,日暮做到了,卻往另外一個不是被安排的脫離之路奔去。
  • 繁次一個可愛的小女生,她是全劇中最無邪也最知足的一個小女侍,她的新年願望只要甜點,平常錦袋裡頭放的不是小錢小首飾,而是一包用彩紙包起來的甜點。她雖然也有她的世故,例如在她在高尾身邊的時候,只要跟高尾說她喜歡的恩客來了,就可以拿到甜點,可是對待真心對她好的人,她是純真的......。也許日暮深知小時在前幾代花魁身邊的不平衡,她很疼愛繁次這可愛的小妹,在她要出嫁的前一晚,她跟繁次的對話,讓我感受到她很珍惜繁次的單純,她知道當初粧妃給她簪子的用意,是要她踩著別人的哀怨坐上花魁之位,所以在眾人面前把簪子給了她。可是當她把簪子傳給繁次的時候,是在她們共同單獨的小房間,而且她說這個簪子好像不太適合繁次,言下之意似乎繁次的單純,也不太適合花魁這個角色,甚至是不適合在花街裡生存,不過也許天公疼憨人,繁次在劇中最後甜蜜滿足的笑容,或者是說,即使日暮不再在玉菊屋,她還是可以過得不錯!從來沒有一棵櫻樹會放棄開花,就如同我從來沒有忘記總有一天,會離開這個地方。
  • 惡女花魁的背景雖然是江戶時代,但人物的個性十分有現代感,飾演清葉的土屋安娜是美日混血,生得一張西洋人輪廓的臉,最擅長演女流氓。椎名林檎的配樂曲風前衛又復古,夾雜大量英文歌詞,主題曲〈短暫少女(カリソメ乙女)〉為華麗的探戈曲風,片尾曲〈世界的盡頭(この世の限り)〉則帶著爵士調調,很有百老匯風格,是由林檎與同是歌手的哥哥椎名純平合唱(皆收錄於林檎與小提琴演奏家也是編曲及指揮的斎藤ネコ合作的專輯《平成風俗》)。有關於煙花女子的題材,常常都會落入悲慘哀傷的窠臼,但是要真實地敘述妓女生活,不能離開命運的無情、現實的殘酷,《惡女花魁》要呈現的就是即使生活的框架不能改,求生存的方法也不能改,但人是有獨特性的,《惡女花魁》就是企圖創造讓人感覺獨一無二的女性。而這個獨特性就是女人的魅力。
  • 妓院裡什麼都是假的,只有姿色是真的(這也是原著和電影都有的台詞),《惡女花魁》要給你看的是一個有魅力的女人的生活方式,一個女人的魅力來自於她的美態、她的天真又世故,她的心軟和心硬,她的生命力和執著於相信自己所相信的事的死性子,而她以自己這樣的魅力自豪。  
  • 不過惡女花魁的藝術性在於美這個字,蜷川實花卯盡全力打造了這一美輪美奐的花花世界;玉菊屋的屋頂透明的屏風式金魚缸襯著寶石藍色的天空,彷彿是悠遊在空中的金魚,睥睨人世這條墮落花街;遊女身上絢麗絕倫的衣裳,華彩耀目彷彿足以刺瞎人的眼睛;強烈裝飾風格的座敷,如繁花盛開的妖冶叢林;實花傾力示人以狂亂之美,而這部故事要敘述的正是女人之美,愛與癲狂之美,鋒利與沉著之美,女人無可限量的力量,強大與智慧,男人與女人或許都可以抵抗痛苦和生存的考驗,但男人會無法抵擋虛無而死去,女人卻能在虛無中求生,這是女人的不可思議,女人能凝聚出自己生命的實體,女人能創造新生,自己的和他人的新生。女人往往比男人懂得地獄是什麼,卻可以在地獄中活下來。
  • 串場而點題的悠遊金魚,終年在吉原中尋花安然睡死花魁腿上的老恩客,是清葉花魁的開始也是結束,以純白花瓣作為希望、開花隱喻女子的櫻樹,澡堂裡畫面聲線錯亂破碎的乳房象徵,導演蜷川在有限的電影開演時間裡,儘可能的堆疊出一套漫畫含有的意象與層次,也是除了原封不動搬出漫畫台詞之外展現,另一個盡量飽合深度的方向。有人說這部片多多少少,有女權對抗男權的意味存在,她不愛財富帶來的幸福,即使曾因為愛情而受傷,她還是毅然決然拋下浮華一切,與真心和自由遠走高飛。在妓院裡的女子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脫離這個所在而努力,日暮做到了,卻往另外一個不是被安排的脫離之路奔去。繁次一個可愛的小女生,她是全劇中最無邪也最知足的一個小女侍,她的新年願望只要甜點,平常錦袋裡頭放的不是小錢小首飾,而是一包用彩紙包起來的甜點。她雖然也有她的世故,例如在她在高尾身邊的時候,只要跟高尾說她喜歡的恩客來了,就可以拿到甜點,可是對待真心對她好的人,她是純真的......。也許日暮深知小時在前幾代花魁身邊的不平衡,她很疼愛繁次這可愛的小妹,在她要出嫁的前一晚,她跟繁次的對話,讓我感受到她很珍惜繁次的單純,她知道當初粧妃給她簪子的用意,是要她踩著別人的哀怨坐上花魁之位,所以在眾人面前把簪子給了她。可是當她把簪子傳給繁次的時候,是在她們共同單獨的小房間,而且她說這個簪子好像不太適合繁次,言下之意似乎繁次的單純,也不太適合花魁這個角色,甚至是不適合在花街裡生存,不過也許天公疼憨人,繁次在劇中最後甜蜜滿足的笑容,或者是說,即使日暮不再在玉菊屋,她還是可以過得不錯!從來沒有一棵櫻樹會放棄開花,就如同我從來沒有忘記總有一天,會離開這個地方。

2 則留言:

  1.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2.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